地大要聞

【人民網】在漢大學生的武漢日記:我與父親的火神山


時間:2020年2月10日

地點:湖北武漢奓山賓館

記錄人:中國地質大學大四學生徐子揚

陽光撒在身上,暖暖的,坐在門口院子里的我,戴著口罩,瞇著眼,享受著這失而復得的溫暖閑適和內心的安寧。

我叫徐子揚,我是中國地質大學材料與化學學院的大四學生,湖北黃梅人。2月3日火神山醫院建設正式完工后,便被安排到奓山賓館進行隔離兩周,現在是2月10日,如今身體狀況一切正常。

還記得除夕夜里,吃完年飯,在樓上的我聽見父母在爭吵,下樓一問,原來是武漢火神山醫院緊急建設,需要征調父親前往武漢進行技術支援,他,同意了,決定明早就出發。

可是母親正在乳腺癌晚期化療期間,身體很差,還有一個三歲的妹妹要照顧,更何況武漢如今這么危險,她哭著,求他不要去武漢,就在老家過年,外面亂跑不安全。父親被勸了半個小時,最終拗不過母親和妹妹的哭訴,答應她們不去武漢了。

我站一旁靜靜地聽著,沒說話,跟著我爸出了房間,關上了房門。

“爸,你應該還是要去武漢吧?”

“是的,國家要求十天之內完成醫院建設,我必須要去?!?/span>

“可是媽媽和妹妹怎么辦?”

“她們可以到你大伯家一起過年,也正好有個照顧?!?/span>

“武漢一定非去不可嗎?那邊很危險的?!?/span>

“公司項目這邊沒我不行,我必須得去。至于病毒,到了武漢注意防護就行,沒事?!?/span>

“那我跟你一起去吧,至少如果出事了好歹有一個照應?!?/span>

“你確定要去?現場很艱苦,也很危險,你沒吃過這苦,還是待家里陪你媽媽和妹妹吧?!?/span>

“她們在大伯家沒事的,我陪你去吧,能幫一點是一點?!?/span>

“行,那早點睡,明早八點出發?!?/span>

大年初一,清早,我媽拉著我爸,不讓他走;我妹妹抱著我的腿,對我說:“哥哥別去,危險?!笨墒羌热粵Q定了,攔是攔不住的,我摸著我妹妹的頭:“哥哥出去一趟,回來給帆帆買好吃的好不好?”小孩子還是容易哄,一聽說我要給她買吃的,立馬就松了手:“那哥哥一定要給妹妹帶好多好多吃的啊?!蔽倚α诵?,看向我爸,他也笑嘻嘻地對我媽說:“不危險,忙完就回來?!鞭D頭就出門,準備上車。

父親是一個很嚴肅的人,我幾乎沒見他流過眼淚。在他轉頭出門的那一刻,我確定,他哭了。

高速一路封禁,每過一個收費口,都要檢查通行蓋章文書,身份證登記,測量體溫。一路上,從老家來漢,高速空無一車,從鄂州到江夏到蔡甸,街上空無一人,只有一座座疫情檢查點帳篷。

還記得進入武漢市的時候,檢查人員問我們:“你們確定要進去嗎?進去了就出不來了?!?/span>

“好的,明白?!?/span>

誰又能想到因為一場疫情,偌大的武漢,變成了這幅模樣。

一路空蕩蕩,不知所措,可當我到達火神山的那一刻,我瞬間清醒地明白了,戰斗,開始了!因為此時此刻,這里,人山人海,熱火朝天,這里,匯聚著成千上億華夏同胞的關懷注視!

我每天跟隨父親的項目組,遞工具,搬物資,幫忙做一些簡單的技術施工,或者負責傳達訊息。作為一個非工程專業的學生,我能做的有限。但看著人們從日出忙到日落,看著醫院從平地起高樓,我的內心無比波濤洶涌!每晚回去的時候,大家都會感覺特別冷,不是因為溫度太低,而是因為連續工作了16小時,衣服已經從里到外,濕透了。

火神山的左邊,是一座大橋,橋下,是凱德知音的湖,風景優美怡人。每次從現場出來,都會內心不由感慨,我們在右邊所做的一切努力,都是為了能讓大家享受左邊這樣的美好。因此,再苦再累,也要打贏這一場火神山攻堅戰。

在這些難熬的日子里,有家鄉的親戚長輩給我們打視頻電話,說我們這些在特殊時期頂在第一線的人了不起,說我爸是“英雄”,夸我是“小英雄”。

我笑了笑,沒說話。我知道,我不是小英雄,我爸也不是大英雄,那些在醫院的醫生護士們,他們面臨著死亡的危險,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與身體壓力,他們才是頂在第“零”線的英雄。參與火神山建設的我們,只是普普通通的人,背后都有著普普通通的家庭,普普通通的朋友,我們只是深深地愛著這個國家,這片土地,以及這片土地上與我們息息相關的人們,在黨中央需要我們力量的時候,我們愿意挺身而出,我們不需要太多的理由,因為熱愛,僅此而已。

不知不覺,已近夕陽,我爸又催我去吃晚飯了,吃完也該去社區衛生站記錄體溫了。

曬了一下午太陽,身上暖洋洋的,這樣安心的日子,真好。希望全國疫情也能盡快控制消除,相信以后的日子,會越來越好。

網址:http://hb.people.com.cn/n2/2020/0212/c194063-33788131.html

發表時間:2020-02-13點擊:編輯:張磊

牛牛在线